我们在地球还没站稳脚跟,他们却要移民火星了

2020-03-19 09:15:00 未知
浏览
我们在地球还没站稳脚跟,他们却要移民火星了

2019年7月24日,曼为科技在上海举行了“DSPACE发布会”,并于发布会上同步启动了旗下 “火星社会”的上线仪式。

曼为科技创始投资人冯仑先生,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生物与医学工程学院庄逢源教授分别做了主题演讲。

曼为科技成立于2018年9月,是由冯仑先生和李海林先生共同创办的专注于生命科学研究和太空探索的公司。谈及为何创办曼为科技,冯仑表示,2015年拜访NASA并参观太空博物馆时受到了强烈震撼。在与航天员的交流中发现:太空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与太空心理距离的缩小让他开始关注太空相关的前沿科技进展。2017年,埃隆马斯克提出要把一百万人移民到火星的想法让冯仑的思考更加聚焦在火星移民上。

星际移民不是简单的让人类搬家,而是人类文明在其他星球上提升和再创作的过程。带着对一系列问题的思考:第一,人类移民火星,怎么去?第二,如果很多人都想去,那谁去?真身去还是分身去?第三,假如移民去了火星,我们会变成什么样?还是地球上人的样子和形态吗?第四,去了火星干什么?要建立怎样的文明?DSPACE太空基因计划正是在这一系列问题的反复琢磨中被不断酝酿并最终定型。

庄逢源院士演讲

DSPACE计划是曼为科技团队在人类星际移民上的尝试和探索。2018年10月25日,在中国科学院、深圳国家基因库、青岛华大生命科学研究院、上海埃依斯航天科技有限公司、上海邃志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多家国家级机构的共同努力下,DSPACE的首个人类太空基因库一号成功发射升空。今年年底,曼为科技将会发射第二批志愿者的DNA冻干粉进入太空,同时也与航天科技及生命科技领域相关的合作伙伴建立了联合实验项目,开展宇宙辐射和微重力的相关生物研究。

DSPACE计划只是长期项目中的一步,在未来3-5年内,会陆续开展如寻找有利于长期地外空间生存的生物学方法、生物信号的接口与传输等研究,也会持续迭代现有业务,开发更有利于在太空长期保存人类种子的载体容器,逐步完善和健全曼为的太DSPACE计划。在未来10-20年内,曼为希望找到人类对抗宇宙环境(高能粒子、微重力)和移民其他星球的有效方法,在太空科研和服务领域形成独特的标签,发展成一个拥有核心技术的整合生物医疗和太空科技的创新型公司。

科技的进步往往是符合摩尔定律的,创造人类新文明,探索星际移民这一理想需要众多科技领域的科学家和企业家共同努力。曼为科技不仅组建了由生命科学、航天科技等领域国内外顶尖科学家和顾问团队,也发起了如‘火星社会’的社区平台向大众输送科普性内容与行业最新进展,

发布会上,曼为科技还启动了“火星社会”上线仪式,并任命了庄逢源教授等6位星际大使,同时成立了星际联盟,并与《中国航天》进行战略签约,双方共同发布举办“2020国际火星大会”。

《看见|未来火星时代》的圆桌论坛中,嘉宾主持张京男及冯仑、中国人民解放军航天员大队首批航天员陈全、上海埃依斯航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曾占魁、起源太空联合创始人兼CEO苏萌、零重空间联合创始人兼CEO张北、九天微星联合创始人兼CEO谢涛共同参与了讨论。

以下冯仑演讲实录:

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我今天站在这,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会站在,为什么会面对这么多科技界还有学界的,包括生命科学的专家来讲,我和李总我们讨论的计划还有梦想。

我们是因地球而来,为火星而来,就是这两句话。为什么是因地球而来呢?我大概三年以前我在NASA参加了一些有意思的活动,也去了航天博物馆,看到了巨大的火箭,包括所有的航天飞机,体验了火箭升空,也观看了整个阿波罗登月计划成功和失败。这时候我就在想,这件事情人类为什么要去脱离地球去走向远方,人类为什么要有这样一种无限的冲动,为什么会说因为失败我们才要去,而不是说因为这件事肯定能成功。想了这些我们就开始琢磨,我们人类的使命肯定不是某一个国家的使命,而是应该所有地球人都应该思考,甚至是参与的使命。

我和李总一直有一个小团队,专门在探索另类投资,我们这几年有一个小团队在探讨一些房地产以外的另类投资,特别是探讨一些能够解决一些颠覆性问题的项目和计划。于是回来以后我把这个想法和李总讲,说我们现在我觉得有一个使命,就是作为地球人我们应该有一个使命,就是站在地球,站在人类的角度,我们怎么样保存人类的文明,甚至是创造在外星系在其他的星球上,比如火星,可以创造人类新的文明。

我们讨论了很久,李总也非常支持,于是我们就创办了这家公司。这家公司我们做什么呢?实际上仔细想,我们说的这个使命,就是四个事。第一件事,因何,为什么我们要离开地球。第二,我们去哪。第三跟谁去。第四,去那干什么。这就是我们人类如果要探讨星际移民,或者人类保存自己创造一个新的文明,我认为这四个问题很重要。

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要去。我们知道地球上简单的说有两种可能我们会毁灭,一种是自己作的,我们叫自毁,战争、过度的开发导致的气候变化,还有人口爆炸等等各种原因,人类自身造成的。第二,他毁,被别人给折腾的。比如说突然有一个行星撞过来,我们跟恐龙一样就结束了。外来物种的入侵,或者刚才主席讲的某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基因也可能让我们毁灭。正因为有这样一些危险,有这样一些潜在的可能性,有这样一种必要,所以我们要寻找,把我们的生物留下来的方法,这也就是说我们要去探讨地球以外的其他可能人类存在的可能,是不是还有别的星球,现在我们大家都确定的一个看法是火星,所以我们因地球而来,最后我们奔火星而去。这个使命,第一件事情是为什么。

第二件事情,去哪。大家都知道火星是一个去处,火星的知识不用我来讲了,在座都比我知道的多。火星是目前看到的人类有很大可能能够居停的下一个空间,下一个星球而且我们很有可能把它地球化。

那么问题出来了,我们怎么去。我们两种方法,一种我们通常现在研究的是真神,就是自己比如说马斯克说把一百万人送到火星,他是假定我们在座都是真身,一百万人过去。如果一个人一百斤,那就是五万吨重。五万吨重,大家看如果算一个账,两年有一次窗口期,每次六到八个月,然后一个大的推力的火箭大概载重50吨,那得多长时间,中间还要消耗多少,经济上、技术上能不能支持,这是一种真身的方案。曼为研究的是分身计划,怎么样分身呢?我们看一段视频。

DSPACE这个计划我们是在探讨一种分身的方法,我们说探讨就意味着我们现在并不是说有了百分之百解决一切的手段,而我们是一个探索,是一个方向。这个分身就是如果我们假定把基因能够很好的储存在外太空,然后一次性的,那就不是十万人、一百万人,可能一千万人一个火箭就够了,把它抵达到火星。这种移民方法我们只是探讨了分身的方式。相较于真身的方案,这个方案我们认为应当被重视。

接下来分身就有另外两个问题,一个是说跟谁去。按照真身的方案,我们现在当然谁有本事谁去,但是可能最后如果某一个国家拥有了最强大的科技,它可能就先去了。要么就是全世界抓一些人最后去,去了以后吵架,到了火星继续吵地球的架,我们认为不值当。如果到了火星继续吵中国美国,东北人、荷兰人的架,我们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劲吵这些呢。如果分身呢?如果用分身的方案,到了那以后我们通过生命科学,包括脑机结合,机器人、生物人,总之应该创造出一个适应火星生存环境的特殊的新人类。那么就没有前面真身这些矛盾,当然带来了下一个问题,这些新人类怎么构建一个新的社会,而这个社会没有在地球上的这些烦恼,没有在地球上的冲突,也没有在地球上的这样的恐惧、争斗、灾难,而建立一个更加和谐,比地球人更高级的文明形态,这就是我们所做的构想,以及我们现在出发所要做的探索。

我相信在这个过程当中,有无限多的挑战和困难,但是正像我们最近看到的一样,我们中国在明年也已经决定要向火星进发。在全社会特别是一些大国,都已经在向火星快速的聚焦,奔火星而去的时候,我相信我们这种人类使命会激发和呼唤出相当多的人参与我们这个事业。所以我们希望有更多人来参与这件事情,而这个计划我们正像过去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不是因为看见大陆才看见大陆,是因为探索才看见大陆。或者我们经常说过的一句话,因为相信所以看见,而不是因为看见所以相信。我们相信人类应该在从地球换到火星的时候,我们存在一个分身的道路,而这个计划我们今天从DSPACE开始我们的探索和向火星进发的一个旅行。谢谢大家。